朱鸿飞 1,2 , 栗梦婷 1,2 , 后亮瑛 1,2,3 , 王琪 1,2 , 田金徽 3,4,6,7 , 陈耀龙 3,4,5,6,7 , 杨克虎 3,4,6,7 , 邓宏勇 8 , 曾力楠 9,10,11 , 张伶俐 9,10,11 , RominaBrignardello-Petersen 12 , 葛龙 1,2,4,5,6,7
  • 1. 兰州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社会医学与卫生事业管理研究所(兰州 730000);
  • 2. 兰州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循证社会科学研究中心(兰州 730000);
  • 3. 兰州大学基础医学院循证医学中心(兰州 730000);
  • 4. 甘肃省循证医学与临床转化重点实验室(兰州 730000);
  • 5. 兰州大学健康数据科学研究院(兰州 730000);
  • 6. 世界卫生组织指南实施与知识转化合作中心(兰州 730000);
  • 7. GRADE 中国中心(兰州 730000);
  • 8. 上海中医药大学中医健康协同创新中心(上海 201203);
  • 9. 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药学部(成都 610041);
  • 10. 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循证药学中心(成都 610041);
  • 11. 出生缺陷与相关妇儿疾病教育部重点实验室(成都 610041);
  • 12. 麦克马斯特大学卫生研究方法、证据和影响力系(加拿大汉密尔顿 L8S4L8);
导出 下载 收藏 扫码 引用

目前网状 Meta 分析已得到飞速发展和广泛应用,具有可量化比较相同主题的 2 种以上不同处理措施的相对优势的特点。但由于存在多个干预措施的比较,增加了其结果解读的复杂性,解读时对证据可信度的忽略也导致了结论存在误导性。近期,GRADE 工作组提出了 2 种网状 Meta 分析结论形成的方法,即部分背景化框架与最小背景化框架。本文聚焦于部分背景化框架,当使用该框架时,作者必须确定效应阈值,以区分无效、较小效应、中等效应和较大效应。部分背景化框架的指导原则包括根据效应大小与利弊对干预措施进行分类,及分类时考虑效应的点估计值和干预措施排序,综合考虑证据可信度(证据质量)以得出结论。本文结合实例,对部分背景化框架的原理步骤进行描述和阐释,以期为该方法在网状 Meta 分析结果解读与结论形成环节的应用提供指导。

引用本文: 朱鸿飞, 栗梦婷, 后亮瑛, 王琪, 田金徽, 陈耀龙, 杨克虎, 邓宏勇, 曾力楠, 张伶俐, RominaBrignardello-Petersen, 葛龙. 网状 Meta 分析结论形成的方法:部分背景化框架. 中国循证医学杂志, 2021, 21(9): 1110-1116. doi: 10.7507/1672-2531.202105067 复制

  • 上一篇

    网状 Meta 分析结论形成的方法:最小背景化框架
  • 下一篇

    中国临床药学实践指南的制订:现状与发展